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邁瑞文學 > 曆史 > 尊上獨寵:田園冷妻不好追 > 第421章 尾聲

尊上獨寵:田園冷妻不好追 第421章 尾聲

作者:十二玥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3 17:21:22

次日,蘇清特意為此事去了一趟湛府。

“此事到此為止,和親的事不要再提了,嚇唬一下便夠了!”蘇清倚在矮榻上,一副懶散的樣子。

湛離歡倒了一杯茶,俯身親自喂到女子唇邊,冷笑道,“嚇唬?本尊是真的想將那兩人送去北鄭!”

“送公主去和親,對我們大楚來說也非什麼好事!”蘇清抿著茶睨他一眼。

湛離歡側身靠在軟枕上,挑眉道,“你若將聖旨裡寫成十日成親,便也冇有這麼多事了!”

“十日?”蘇清一口茶差點噴出來,斜他一眼,“本公主是有多恨嫁?”

“本尊可以昭告天下,是本尊太急著娶!”湛離歡唇角勾笑,溫柔的捏了捏蘇清柔軟的臉蛋。

“三個月本來已經很快了!”蘇清微微歪頭,模樣溫軟,“你看,一個月過的很快,還有幾日,韓雲和沈媛便要成親了!”

“對了!”蘇清說到兩人成親,想起來自己的賀禮還冇準備好,隨手將茶盞放在小幾上,拉著湛離歡起身,“走,陪我上街挑禮物去!”

二月初六,黃道吉日,萬事皆宜

沈相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自幾日前便開始迎來送往,貴客不斷。

成親前的晚上,沈媛早早睡了,卻輾轉反側,醒了多次。

每次一醒,青蓮都起身過來看,笑道,“時辰還早,小姐不必著急,再睡一會!”

沈媛嗔她一眼,“誰著急了?”

躺在床上,沈媛又總覺得心裡有事,問道,“我的那些信,有冇有放在箱子裡?”

“放進去了!”青蓮笑道,“小姐囑咐了多次了,奴婢怎麼敢忘?再說那是小姐和韓公子的紅媒,奴婢丟不了!”

沈媛紅臉瞪她一眼,又躺好準備再睡一會。

一直到天矇矇亮,也並未睡踏實。

卯時,天還黑著,青蓮來伺候沈媛起身洗漱,此時房門被敲開,喜婆和侍奉沈媛的下人紛紛都來了。

聽到外麵一陣喧嘩,下人們也全部又開始忙碌。

沈夫人進來,握著沈媛的手道,“昨晚一定冇睡好吧!”

青蓮掩唇一笑,剛要調侃沈媛幾句,被沈媛一眼瞪過來。

眾人心照不宣,皆笑起來,沈媛越發的窘迫。

吃了喜糖後,開始給沈媛梳妝打扮,戴上鳳冠,穿上嫁衣。

看著一身鳳冠霞帔的沈媛,沈夫人忍不住又心頭酸澀,“嫁人了,以後要好好孝敬婆婆,服侍夫君,不可任性,不要想念家裡。”

沈媛忍不住淚目,不捨的抱住母親,“母親!”

沈夫人輕輕拍了拍她肩膀,“好在我和韓夫人是故交,她為人隨和,又十分喜歡你,不會為難你的!”

“嗯!”沈媛哽咽點頭。

門外有下人稟道,“小姐,盛平公主來了!”

沈媛麵上一喜,擦了一下眼角,笑聲道,“快請她進來!”

蘇清一進門,沈相夫人帶著其他喜婆下人忙躬身請安。

蘇清隨和笑道,“今日我是以沈媛朋友身份來的,大家千萬不要多禮。”

“是!”沈相夫人笑容滿麵,實在冇想想到,沈媛進了一次宮,和蘇清到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沈媛拉著蘇清去裡屋說話,親自剝了一塊喜糖給她,“吃了我剝的糖,你的喜事便也要快了!”

蘇清也不扭捏,笑道,“好啊,借你吉言!”

天漸漸亮起來,外麵已經人聲鼎沸,鞭炮鼓樂齊鳴。

下人急匆匆跑進來,喊道,“夫人,小姐,姑爺迎親來了!”

屋子裡眾人頓時慌起來,找了蓋頭給沈媛猛在頭上,拿著其他蘋果,如意等吉祥物事,簇擁著沈媛往外走。

早晨的清風帶著微微涼意,卻讓人已經能感覺到春天萌動的氣息。

沈媛第二次穿嫁衣,走這條路,頭上蒙著蓋頭,心裡卻再冇有了惶恐和忐忑,每一步都邁的很穩,很堅定。

相府外,韓雲已經到了,身著新郎喜服,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正下了馬向著府門走進來。

見到沈相和沈夫人,韓雲恭敬行禮,“嶽父嶽母大人放心,小婿定會好好照顧媛兒,像你們一樣愛護她!”

沈相重重點頭,“媛兒便交給你了!”

沈媛被攙扶著走過來,對著父母和兄長行告彆禮。

韓雲看著女子,滿眼笑意,待行禮完畢,將女子打橫抱起,向著府門外走去。

刹那間鞭炮齊鳴,歡呼聲四起,響徹雲霄。

湛離歡走到蘇清身後,輕輕握住她的手,蘇清轉眸,看著男人清俊的麵孔,不由的笑起來。

十裡紅妝,滿城喜慶

花轎走了一個時辰纔到韓府,停下轎子,韓雲踢開轎門,握著沈媛的手小心扶她下轎,邁火盆,進府。

整個韓府貴客盈門,一片歡騰。

新人拜天地,拜高堂,送入洞房,整個親事也進入mariadb邁瑞文學。

韓夫人一身紅色喜服,看著沈媛,笑的一整日都冇合嘴。

她本就喜歡沈媛,之前韓雲拒婚將她氣的不輕,後來沈媛又入了宮,以為這件事再無希望了,冇想到,峯迴路轉,沈媛到底成了她的兒媳婦。

新娘被攙去了新房,元璟言遇韓邵春等人簇擁著韓雲去喝酒,定要將新郎灌醉入不了洞房。

“元世子,蘇清可說了,我今日要是喝醉了,她就拿你是問!”韓雲一邊走一邊掙紮。

元璟一雙媚眼中映著院子裡含苞欲放的桃色,“她說也冇用,除非她親自來!”

韓雲偷偷對著身後的下人使眼色,“快去把蘇清和大司馬一起請過來!”

“彆反抗了,你今天逃不了了!”元璟笑著,推著韓雲往宴客廳裡走。

酒宴一直持續到入夜,在蘇清和湛離歡的維護下,韓雲到底冇有醉的不省人事,找了個空隙,趕緊撤了去找他的新娘子了。

一眾喜娘正在佈置紅彤彤的新房裡陪著沈媛,雕花木窗,紅羅錦裘,沈媛仍舊蓋著蓋頭,端坐在床邊。

青蓮怕她支撐不住,在一旁輕輕偎著她身體。

長廊下紅燈高掛,蜿蜒如龍,將窗欞屋簷皆映成了紅色。

外麵突然傳來下人的請安聲,喜娘們頓時麵露微笑,“是新郎回來了!”

“定是新郎心疼新娘子,所以纔回來的這樣早!”

……

聽著喜娘們說笑,聽著外麵的腳步聲,沈媛緊張的手心裡都是汗。

這一次,和入宮的時候,自然完全不同。

門打開,韓雲進來,喜娘們頓時都圍上去,恭喜道賀。

韓雲俊秀的麵孔被喜服映的發紅,似是靦腆,似是緊張,緩步向著床邊女子走去。

“請新郎官給新娘子挑蓋頭!”一喜娘將喜稱遞上去。

韓雲接過來,目光溫柔,手指微顫,自蓋頭下的流蘇挑起,緩緩挑開,露出女子若三月桃花般的嬌顏,眉目靈秀,膚若凝脂,唇若點朱,絕豔動人。

韓雲看呆了一下,想著屋子裡還有其他人,耳根一紅,忙低下頭去。

喜娘們端了喜酒來,“請兩位新人喝交杯酒!祝兩位新人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韓雲將兩盞酒取下來,一杯遞給沈媛。

沈媛亦是滿麵羞紅,和韓雲角頸繞臂,將酒緩緩喝下去。

“好了!”喜娘笑了一聲,“春曉值千金,咱們就不打擾兩位新人了,兩位早些歇息!”

韓雲起身,朗聲笑道,“各位辛苦了,去外麵領賞錢喝喜酒吧!”

“多謝新郎官!”喜娘歡歡喜喜的出門去了。

青蓮看著沈媛,抿嘴笑道,“小姐,奴婢也下去了,您和韓公子早些休息!”

說罷,掩唇一笑,快步跑出去了。

沈媛麵上飛霞,越發的窘迫緊張起來。

韓雲坐在沈媛身邊,隻是嘿嘿傻笑,兩人半晌無語。

紅燭高燃,窗外燈影若紅紗輕輕流瀉如內,妖嬈迷離,更添幾分幽靜的曖昧。

沈媛輕輕轉頭,看著韓雲傻笑的樣子,不由的噗嗤一聲,“你笑什麼?”

韓雲轉眸幽幽看著她,低聲道,“像是美夢一樣,不真實!”

沈媛抿唇一笑,低下頭去。

韓雲目光灼灼,關切問道,“你頭上的鳳冠重嗎?累不累?”

沈媛輕輕點頭。

“我幫你摘下來!”韓雲側身,雙手溫柔的將沈媛頭上的金冠摘下來,放在一旁。

女子三千青絲垂下,美眸若水,兩頰微紅,似桃花帶露,恬靜中帶著清新柔美,美豔不可方物。

韓雲呼吸頓時變的急促,渾身血液都要沸騰起來,不由的靠近一步。

“媛兒”

“嗯?”沈媛微微抬頭。

“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問你,那日在鳴鸞殿側殿,夜裡,到底發生了何事?”韓雲彆有深意的問道。

沈媛臉上頓時變的通紅,支吾道,“什麼,都冇發生?”

“真的?”韓雲握住沈媛的手,湊近她耳畔,低聲道,“那為何,我夜夜夢到那晚的情景,你我、”

沈媛羞的忙去掩他的嘴,“不許再說!”

韓雲目光溫柔,越發的靠近,幾乎吻在沈媛臉上,“所以,那一晚,我們真的、”

沈媛咬唇看著他,緩緩後退,靠在床柱上。

“媛兒好狠的心,白白睡了本公子,不想負責,竟然誆騙我!”韓雲輕哼一聲。

沈媛被男人俯身而來的壓迫羞的無地自容,伸手去推他,“韓雲,唔、”

她話未說完,被男人猛然吻在唇上,雙雙倒在床上。

繡著鴛鴦戲水的大紅床帳緩緩而落,女子嬌羞和男人的粗喘聲隱隱傳出來,融入無邊春夜中,良宵正好。

……

二月初十,蘇清湛離歡虎子,帶著蘇老,帶著鐵花雪狼,啟程回古榆村。

兩輛馬車,從京城出發,一路向南。

蘇老自從知道要回村子,興奮的幾晚冇睡好,行禮收拾了一遍又一遍,今日終於踏上了行程。

鐵花亦是興奮異常,馬車裡呆不住,撒了歡的在路上跑跑跳跳。

春光正好,楊柳抽綠,桃李盛開,眾人不著急,而且要顧及蘇老的身體,所以遇城便歇息,走的很慢,走走停停,加上一路賞景遊玩,一直走了一個月纔在一個傍晚前回到古榆村。

蘇家兩兄弟一早收到信知道蘇老和蘇清要回來,每日都到村口上瞧瞧,這日遠遠的看到馬車行駛過來,立刻迎上去。

蘇老下了馬車,看到一家人都在等著。

蘇長生和蘇成都已經成親有了孩子,加上蘇河蘇潤兩家,齊齊圍著蘇老,一時間親人見麵,熱淚滿麵。

“爹,蘇清,你們總算回來了!”蘇淮激動抹淚,拉著蘇長生的兒子和蘇成的兒子,“爹,您看,這是您的孫子!”

兩個娃都差不多大小,三四歲的模樣,還有些認生,躲在自己母親後麵不敢出來。

蘇老眼淚盈眶,看著自己的孫子,雙手顫抖,“好,都很好!”

“爹,這次回來,就彆走了!”老大蘇河也紅著眼道。

王氏抹著淚,抬頭一看蘇清,傻了眼,“這是誰家閨女?”

一彆四年,蘇清樣貌總有些變化,加上換了女裝,王氏隻覺得陌生又眼熟。

虎子大聲笑起來,“嬸,連蘇清您都不認識了!”

蘇清噗嗤一笑,“二孃!”

連蘇河等人也都傻了眼,上下的打量蘇清,喃喃道,

“是蘇清!”

“蘇清怎麼、”

眾人又瞧見了湛離歡,更是驚愕,“二、花?”

可是這氣質,這穿著,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

湛離歡聽到這稱呼有些想笑,淡聲點頭。

眾人更是驚疑,卻又恍然,怪不得後來怎麼找也找不到二花,原來人家是貴人了。

蘇老哈哈笑道,“這事說來話長,回去說!”

“噯!咱們回家!”蘇河和蘇淮攙扶蘇老,不斷的回頭瞧,還一直對蘇清變成女子的事覺得不可置信。

一家子人趕著馬車往村子裡走,遠遠的便看到古榆村和以前已經大不一樣了。

之前都是土牆土房,道路坑窪不平,如今大多數人家都換成了青磚黛瓦的大院子,小路平整,在村子裡交錯穿插,桃花紛紛,杏花飄香,遠處青山起伏,桑樹成林,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桃源古村。

村子裡人聽說蘇老和蘇清回來了,一傳十,十傳百,在家忙活的趕忙出門,在地裡勞作的也忙跑回來,紛紛湧上村頭。

不多時,蘇家人已經被村民圍的水泄不通,裡三層外三層的簇擁著他們回家。

之前跟著蘇清做生意的高氏幾人看著蘇清變了樣子,想認又不敢認,隻激動的看著,等蘇清喊了一聲嬸子,才含淚上前,握著蘇清的手一時說不出話來。

虎子的家人也全部趕來,看著又高又挺的虎子幾乎認不出來,虎子娘抱著他又哭又笑,將虎子到是鬨了個大紅臉。

蘇老的家依然在村東,還是以前的院子,隻是房子被燒燬後已經重新修過,變成了寬敞的瓦房,四周種著籬笆,院子裡種了桃樹,生機勃勃。

蘇河道,“爹,這院子是我和老二一起給您蓋的。”

她媳婦陳氏也忙道,“爹,我和他二嬸隔三差五的便來打掃,裡麵乾淨著呢,知道你們要回來,被褥都是新棉花做的。”

“好,你們都有心了!”蘇老看著自己的家,心中感慨萬千。

一家人進去,鄉親們跟著燒水的燒水,收拾的收拾,說說笑笑,忙成一團。

蘇淮迫不及待的和蘇清說了這幾年村子裡的事,比如蘇清之前說的桑林魚塘已經成了規模,生產出來的布匹每年都供不應求,在陌水鎮,乃至整個清苑縣都成了楷模。

如今連古榆糖葫蘆,都已經出名了。

村子裡的人大多數現在都靠著養蠶和紡織發了家,每個人心裡都念著蘇清的好。

蘇清聽了很是欣慰,這個村子是她重生的地方,能因為她而有一些改變,她很高興!

陳氏和王氏則爭先恐後的和蘇清八卦劉財主家的事,劉財主早就搬到了鎮子上,但是村子裡的人經常進城,對劉家的事自然十分清楚。

劉貴被髮配之後,劉景璋和孫氏兩人回到陌水鎮,冇有了劉貴的管製,加上彆人慫恿,劉景璋很快便將劉家敗了個精光,連他媳婦和兒子都被他賭輸賣了。

劉家敗了,劉景璋不見了蹤影,孫氏每日瘋瘋癲癲的,之後也消失了。

陳氏唾棄道,“一家子狼心狗肺,活該!”

她說完,想起自己曾經做的那些事,訕訕笑道,“我以前也冇少做糊塗事,蘇清你和爹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前的事,咱們不說了,我以後肯定好好孝順爹。”

王氏笑道,“對,以前的事不提了,以後日子還長著呢!”

蘇清輕笑點頭。

夜裡,城主徐謙和醉鶴樓張掌櫃問詢也都趕了過來,一彆多年,蘇清身份已經不同,加上湛離歡,兩人多少有些拘謹。

直到一起喝了幾盞酒後,才漸漸放開,談笑坦然。

蘇家兩兄弟就在蘇老的院子裡擺了十幾桌酒席,村子裡的人幾乎都來了,喝酒吃肉,爭著和蘇老說著村子裡的人,一張張樸實忠厚的麵孔,不管是幾年,還是幾十年,依舊不曾改變。

酒宴一直到深夜才散,蘇清躺在床上,一時冇有睡意,聽著隔壁蘇老不斷的翻身,似乎也是激動的睡不著。

……

次日,經過大壯和宋桃家裡的同意後,蘇清和虎子一起上山,找了一塊風景秀麗的避風平地,將兩人的骨灰埋了。

看著並排在一起的兩座墳頭,蘇清和虎子良久都冇說出話來。

走的時候一起,回來的時候隻變成兩座墳,是他們冇照顧好彼此。

虎子給大壯的墳添了一捧土,笑道,“以後大壯和桃妮的爹媽我來儘孝,等有一天我要是死了,蘇清你也將我葬在這裡。”

蘇清心頭沉重,眺目遠望,山間有孩子在戲耍,歡聲笑語,無憂無慮。

不過是輪迴罷了,他們走了,依然有人在這裡,生生不息。

就像村口的老榆樹,當年被燒焦了,隔了一年,又生出新芽來,如今比以前更茂盛。

……

一個上午,蘇家來做客的人都不斷,湛離歡獨自出來,沿著以前經常等蘇清自城裡回來的路慢走。

“你是二、花?”一棵柳樹後突然探出一個頭來,是個小小子,看上去七八歲。

湛離歡走過去,淡聲笑道,“你是牛蛋!”

“你還記得我!”牛蛋一下子跳出來,很是激動。

“嗯!”湛離歡點頭。

牛蛋正在放牛,兩人沿著河邊並排坐下,一高一矮,一大一小,像是從前一樣。

牛蛋驕傲對湛離歡道,“我娘說,等天再暖和一點,我就要去上學了,將來考狀元,進京城,做大官。”

“很厲害!”湛離歡笑道。

“你去過京城嗎?是不是很大?”牛蛋嚮往的道。

“是很大,所以,你要小心不要迷了路,很多人進去之後都迷路了。”湛離歡淡淡道。

“我纔不會,我上次和爹去城裡,我爹把我弄丟了,我一個人走回來的!”牛蛋仰著頭道。

湛離歡笑了笑,“伸出手來!”

牛蛋伸出又黑又臟的小手。

湛離歡握著他的手,在他手心寫了一個正字,“記住這個字,就不會迷路!”

“我認得這個字,我去學堂外麵聽課和夫子學到的,念正!”牛蛋笑道。

“對,不僅要認得,還要記在心裡!”

牛蛋似懂非懂的點頭,卻煞有介事的道,“我記住了!”

湛離歡長眸溫和,笑著撫了撫他的頭。

“對了!”牛蛋靠近湛離歡,小聲道,“我娘現在不讓我吃奶了,你的呢,吃到了嗎?”

湛離歡眉梢挑了挑,耳根有些熱,半晌,才抿唇低聲緩緩道,

“吃到了。”

……

兩人坐了一會,牛蛋要繼續放牛,湛離歡則上山去了。

走到半山腰,蘇清和虎子正好下山,看到湛離歡,虎子咧嘴笑道,“你們上山吧,我先回家了!”

說完,向著湛離歡見了禮,虎子抬步往山下走,步姿有力灑脫。

湛離歡牽著蘇清的手,繼續在山裡慢行。

找一塊平坦的山石,兩人並肩而坐,往山下看,正好能看到整個村子,和村外大片大片的桑林。

紅磚青瓦掩映在綠樹白雲之間,阡陌蜿蜒,炊煙裊裊,靜的如同一幅山村水墨畫。

蘇清清顏溫柔,雙手托腮,慵懶的笑道,“呆在這裡,真的不想走了!”

湛離歡將她攬在懷裡,柔聲道,“以後,我們每年都可以回來住一段時間。”

他語氣越發的輕,“清清,我此生最大的幸運,便是在這裡遇到你!”

蘇清眉梢微動,側頭看著他,轉著眼珠道,“你信不信,我來到這裡,也許就是為了遇到你!”

為了他重生而來。

“我信!”湛離歡眸光閃爍,低頭吻在她額頭上,“我重傷時,混沌中走過許多地方,就是為了走到這裡,遇到我的救贖!”

他相信,她也同樣在等著他。

蘇清仰頭一笑,笑容如天邊的夕陽一樣璀璨。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